這個標題,不是講我老公(雖然他對女兒也很愛不釋手啦),是我在網路上看到一篇專訪,被訪問的對象是名作家蔡詩萍(雖然他的書我沒有很有興趣),訪談他的人正是他的美女主播老婆-林書煒(我個人很欣賞她的氣質)

因為蔡詩萍年齡比較大才當爸爸,再加上又是知名作家,在這篇專訪當中,談教養,談對女兒的心情,沒有我預期中那種八股教條式的想法,或是噁心的描述對女兒有多寶貝

而是更貼近他自己人生階段以及真實生活的互動,讓我覺得很生動有趣,也讓我去想想,我跟小豆的人生到目前為止的經歷,我們各自的性格會影響女兒什麼,能給她什麼呢?

這是個有趣的TOPIC,下次也來「專訪」老公,看看他的想法是啥...

 

先來看看這篇專訪吧

對女兒「愛不釋手」的老爸爸蔡詩萍

林書煒 

蔡詩萍的角色多變,外界多稱他為作家或媒體人,但在廣被人「以為」的角色下,事實上,他半輩子以來的正職是在一家被稱為「大報」的組織裡工作了25年,負責說理、評論國家大事(去年退休);而另一隻手卻又用無比抒情、感性的文字抒發自己極度受到壓抑的情感,而讓人「誤以為」他是浪漫天真之人。
 
47歲升格當爸爸,身邊熟識的朋友大都認為因為女兒的加入,讓性格憂鬱、非常自我的蔡詩萍「性格大變」!最好的證明就是,在受訪最後,我要蔡詩萍總結一句有妻女後的人生,他的回答竟是:「人生是很值得活的!」還補了一句:「我現在的人生是超出預期的美好!」
 
為了提供讀者更豐富的內容,本期《星期八》決定企畫一篇比較好玩的名人專訪,不侷限於孩子的教育、教養問題,而是繞著受訪者與孩子間的各種可能性,隨意漫談!
 
說是「隨意」,其實不太精準,因為受訪者與我「關係特殊」,大多時候我猜想,自己可以「預期」他的答案、甚至準確的幫他回答六、七成的問題。所以,我省略每期專欄裡必問受訪者的一些「教養準則」,而從受訪者47歲後的人生轉變開始談起,問他一些我沒問過的、他還沒想到的,關於為人父後可能面對的種種。
 
林書煒(簡稱林):根據你身邊關係密切者的描述,你這個老爸爸非常疼女兒,甚至連離開個5分鐘都在想女兒。你可以想像一下,如果你是在30歲時就當爸爸,會有什麼不同嗎?
蔡詩萍(簡稱蔡):這個問題很難想像,因為無法想像自己在30歲就結婚、有小孩。如果要我勉強想像一下,我想,耐性一定不會像現在那麼好(笑),這點老爸爸們都很清楚,連帶的對老婆的耐心也不會像現在那麼好(加強語氣,笑得更大聲)。
 
30歲的人對人生一定有許多往前衝刺、追求自我的想法,甚至還想貪圖人生的享樂時光,這樣的態度難免會影響自己能付出給孩子的時間、與孩子互動的品質。我看過太多與自己差不多年齡的朋友滿懊惱的,他們很早結婚,卻在小孩成長階段忙於自己的學業、工作,突然有一天回神時,孩子已經長大了。
 
對於年輕爸爸而言,總認為人生還很長,不會把與孩子相處當成是很重要的事情,他們大多想著等將來環境好了,就有更多時間可以陪伴;但我剛好相反,知道已經「來日方短」了,反而覺得現在是永恆,現在走過的日子會是將來美好的回憶,也就是說對人生的期望點不同了!

林:所以,到目前為止,你認為自己勝任爸爸的角色嗎?
蔡:精神、體力上已經有點負荷了,有時跟女兒講故事會講到睡著,女兒還會搖搖我或提醒我哪裡講岔了,的確必須承認,我的精神、體力都在退步。
 
林:你覺得女兒對你這個爸爸滿意嗎?
蔡:應該算滿意吧!因為女兒經常用很深情的眼神望著我,應該是滿意吧?雖然不知道女兒看我的時候,是不是在盤算著要糖吃,但是她應該是真的喜歡這個老爸爸。
 
林:如果要請你4歲的女兒用一句話形容老爸,你猜想她會說什麼?
蔡:一定會說爸爸滿強壯的、爸爸滿可愛的。因為在家裡我是扮白臉,很少罵女兒,處罰最嚴重的一次是關廁所,所以女兒應該覺得爸爸很好欺負。
 
林:你會希望女兒長大後,怎麼形容你?
蔡:(不假思索)她應該會覺得老爸真的很老了!(笑)實在不知道她會說什麼耶。我想,不如換個方式回答,我希望她會跟朋友們說:「我的爸爸真的很愛我,我在爸爸身上看到一種老爸爸對女兒一輩子不會後悔的愛!」我希望她這樣講。
 
林:當女兒年滿18歲(成年)時,你最想與她分享的一句話是什麼?
蔡:男朋友可以多交,但是千萬不要交往像爸爸這樣的男人,哈哈!她要知道爸爸這樣無怨無悔的對她,是因為我很老了。男人很年輕的時候,追求女生所說的話得大打折扣,簡單的說,我要提醒女兒小心男人說的話!
 
在人生的部分,我要告訴女兒,無論如何都要快樂往前走!我希望女兒培養文學素養,在年輕時多接觸小說、藝術創作,理解人的生老病死、悲歡離合是必然過程。透過閱讀,當她在人生中真實遭遇時就可以坦然面對、處理,對於她認識世界也有很大的幫助。
 
林:你自認可以給女兒最大的財富是什麼?
蔡:(停頓一秒)就是給她一位年輕的媽媽啊(笑)!(沈思……)應該是一種……這是個好問題……應該說是,在她成長過程中,爸爸會花很多時間帶著她認識、經歷很多人文藝術及文化的體驗。這些資產能讓她在將來長大時發現,自己對人生、對生命底層的體驗很扎實,等到成年後,她可以自己面對人生時,就能擁有很多美好回憶。很多人在長大後有很大的挫敗感,常是因為生命底層缺少很多資產,無法處理這個世界帶來的各種問題。
 
林:可以說得具體一點嗎?如何帶領女兒去體驗?
蔡:首先是引導她閱讀,在閱讀過程裡,可以帶著她看我的老朋友張大春的小說,讓她了解文字可以有多種面貌,知道如何透過文字、用超級會說故事的方式去探討人生世界;也可以帶著她閱讀她的乾爸大詩人羅智成的詩,讓她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用如此精緻、準確的字眼,闡釋對世界的理解、感想;也可以帶她看自己的文字,讓她知道可以用說理字句來表達、批評這社會上不對的事情,也可以用抒情方式表達我這個老爸爸被壓抑的豐富感情。
 
再來,我會引導她去試探、欣賞藝術與音樂,因為我從小環境刻苦,對於少了很多機會學習音樂、藝術感到遺憾,我希望女兒不只是欣賞也可以學習,我會帶她聽音樂會、去畫廊看畫。
 
比起其他家財萬貫的家庭,我唯有的資產,就是透過爸爸多年來在文化圈、媒體圈的人脈,讓她提早去學習很多東西。我可以直接帶女兒到這些赫赫有名的藝術家或作家的家中,讓她近距離接觸這些老師輩的朋友,看他們如何用生命譜出色彩豔麗的人生道路,這就是我能給她的最大資產。
 
林:等女兒能真正閱讀後,如果請你推薦一本你自己的書給她,會是哪一本?
蔡:目前還不會推薦她看我的書,因為書一定要從「膚淺的」開始閱讀,哈哈!或許會推薦她去看她媽媽寫過的一本、關於為什麼爸媽會結婚的書吧?(笑得更大聲)但如果一定要推薦我的書,在女兒情竇初開時會推薦她看《你給我天堂,也給我地獄》。
 
林:有想過如果生兒子,現在的你會是什麼樣的爸爸?
蔡:如果生兒子的話,現在一定是疲憊不堪,而且沒有像現在這麼快樂!爸爸跟兒子的關係容易緊張,不僅是我自己,我也常看到朋友與他們父親間的微妙互動。父子間的張力會讓我有點擔心,雖然花費的時間、心力都跟現在一樣,但是關係應該很不同吧?比如說,如果兒子像女兒一樣每天追著我親親、抱抱,非常親密,我說不定還會擔心他的性向;但如果跟我比較疏遠、跟媽媽比較親,我也會有失落感。至於女兒,我完全沒有壓力!太棒了!
 
林:你與夫人被稱為「老少配」,如果有一天女兒帶著年紀大她20幾歲的男人回家,你能接受嗎?
蔡:我會先問她,確定妳男朋友能對我叫得出爸爸嗎?(笑)其實自己作的示範,沒什麼好說的,自己就娶了小我16歲的老婆,如果女兒的男朋友大她十幾、二十歲,也就沒有什麼好反對的。但年齡若差再多,就麻煩了!
 
(停頓了一會兒)其實,這些關於女兒20幾歲後的假設性問題我都可以回答,但事實上,我跟女兒差47歲,要處理女兒這些事情時,我恐怕早已經沒有體力了。所以,關鍵在她老媽,對於我而言,恐怕沒有精力可以管了,如果是發生在現在我50歲的時候,我還可以拿起棒子趕走女兒的男朋友,但到那時,就應該看她媽媽的態度了!
 
林:你最重視對女兒哪部分的教育?
蔡:言教、身教。舉例來說,我們要求孩子要有音樂素養,但如果自己從來不聽、不看,這是很糟糕的。孩子與父母互動時,其實都在觀察我們,甚至也會觀察我們與其他人互動的態度,我覺得身教太重要了!
 
林:未來會寫關於女兒的書嗎?
蔡:會。至少會寫2~3本。一本是表達我在女兒成長過程中,一種很老爸爸的疼愛,是很感性的!另一本則是家族史,類似家族相簿,更簡單的說,就像從一張家族大合照裡,我要告訴女兒爺爺從哪裡來?外公是怎樣的人?這個世界有她出現並不是巧合,背後其實有許多故事。當我們跟孩子講這些,除了敘述家族史之外,也在幫助她編織對人生的認識與理解。至於第三本書,要告訴女兒人生是怎麼回事?愛情是怎麼回事?會是一本很青少年的書。
 
★書煒訪後隨筆
這是第二次訪問蔡詩萍。第一次是我還在中天播新聞的時候,那一年李安導演以《斷臂山》在奧斯卡金像獎奪得多項大獎,我們特別在新聞時段裡增闢了訪談節目,當天邀請的來賓其中一位就是蔡詩萍。在正襟危坐的新聞節目裡,我稱他「詩萍兄」,請他剖析李安得獎為台灣電影帶來的影響、改變等等。
 
這次訪問,題目很軟性,希望他談談為人父後的心情,他顯得特別配合,除了在訪談中要求我最好不要談及他的婚姻,盡量聚焦在親子上,還對著我說:「談親子關係比談夫妻關係開心許多!妳說是不是啊?」
 
謝謝蔡兄願意接受《星期八》的專訪,我知道他其實婉拒了許多親子雜誌的邀訪,因為他總認為談「教養」太做作,而且恐怕也還不夠格。最要謝謝他的是,不但接受《星期八》的邀約,還願意接受我的訪問,因為我就是他那在訪問前開宗明義提到,盡量少談「婚姻關係」裡的主角,也就是讓他愛不釋手的女兒的媽。




《星期八》樂活父母生活情報誌
2009
/3月號

(資料來源:星期八 樂活父母生活情報誌 提供)

創作者介紹

bbtou

bbt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